TNOTSS

云玩家boki了

截了点可爱gif,是我想看的演艺paro

——

俄版音乐剧演唱会

中字歌曲  全场 

可爱的句子以及眼生的词语/《追风筝的人》

——卡勒德·胡赛尼——

▪我成为今天的我,是在 1975年某个阴云密布的寒冷冬日,那年我十二岁。

▪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回首前尘,我意识到在过去二十六年里,自己始终在窥视着那荒芜的小径。

▪我站在厨房里,听筒贴在耳朵上,我知道电话线连着的,并不只是拉辛汗,还有我过去那些未曾赎还的罪行。

▪哈桑从无此想法,但若是我要求他,真的要求他,他不会拒绝。哈桑从未拒绝我任何事情。

▪阿里转过身,看到我正学着他。他什么也没说。当时没说,以后也一直没说,他只是继续走。

▪(生哈桑的情节)她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帮助,因为,即使在降临人世的时候,哈桑也是不改本色——他无法伤害任何人。几声呻吟,数下推动,哈桑就出来了。脸带微笑地出来了。

▪但凡涉及爸爸的故事,从来没人怀疑它们的真实性。

▪罪行只有一种,只有一种。那就是盗窃,其他罪行都是盗窃的变种。

“当你杀害一个人,你偷走一条性命,”爸爸说,“你偷走他妻子身为人妇的权利,夺走他子女的父亲。当你说谎,你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当你诈骗,你偷走公平的权利。你懂吗?”

▪孩子又不是图画练习册,你不能光顾着要涂上自己喜欢的色彩。

▪“这孩子身上缺了某些东西。” “是的,缺了卑劣的性格。”

▪有时候回想起来,我的整个童年,似乎就是和哈桑一起度过的某个懒洋洋的悠长夏日,

【梼táo昧mèi】〈书〉 { 形 } 愚昧 ( 多用作谦辞 ) :自惭~ | 不揣~。

▪对他而言,书页上的文字无非是一些线条,神秘而不知所云。文字是扇秘密的门,钥匙在我手里。

▪时至今日,那依旧是我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分钟。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而一秒与一秒之间,似乎隔着永恒。空气变得沉闷,潮湿,甚至凝固,我呼吸艰难。爸爸继续盯着我,丝毫没有要看一看的意思。

▪在我生命的大部分时光,我对爸爸敬若神明。可是那一刻,我恨不得能扯开自己的血管,让他那些该死的血统统流出我的身体。

▪写作的目标之一:讽刺;写作的陷阱之一:情节破绽。

▪他泰然自若地说着,就算是我,也要费尽力气才能听得出他平静的声音下面的恐惧。

▪有种叫自愿冬季课程的东西。据我所知,没有学生自愿去参加那些课程,当然是父母自愿送他们去。

【霁jì】〈书〉 (1) 雨后或雪后转晴:雪~ | 光风~月。 (2) 怒气消散:色~ | ~颜。

▪缀有玻璃屑的线

▪这不是规则,而是风俗。

▪“如果你要求,我会的。”他终于说,眼睛直看着我。我垂下眼光,时至今日,我发现自己很难直视像哈桑这样的人,这种说出的每个字都当真的人。

“不过我怀疑,”他补充说,“你是否会让我这么做。你会吗,阿米尔少爷?”就这样,轮到他考验我了。如果我继续戏弄他,考验他的忠诚,那么他会戏弄我,考验我的正直。

▪哈桑报我以微笑,不过他并非强颜欢笑。“我知道。”他说。这就是那些一诺千金的人的作风,以为别人也和他们一样。

▪哈桑脸带微笑,张开双手,站在那儿等着风筝。除非真主——如果他存在的话——弄瞎了我的眼,不然风筝一定会落进他张开的臂弯里。

▪我们会去动物园看看那只叫“玛扬”的狮子,也许爸爸不会一直打哈欠,偷偷看着他的腕表。也许爸爸甚至还会看看我写的故事,我情愿为他写一百篇,哪怕他只挑一篇看看。也许他会像拉辛汗那样,叫我“亲爱的阿米尔”。也许,只是也许,他最终会原谅我杀了他的妻子。

▪这样说很伤感情,但被真相伤害总比被谎言安慰好。

▪我为哈桑的身份、为他居住的地方难过。他长大之后,将会像他父亲一样,住在院子里那间破房子,而他对此照单全收,让我觉得难过。

▪哈桑就是这样,他真是纯洁得该死,跟他在一起,你永远觉得自己是个骗子。

▪一夜之间,雪花塞满了所有的裂缝和水沟。

▪到学校上学的人是我,会读书写字的人是我,聪明伶俐的也是我。哈桑虽然看不懂一年级的课本,却能看穿我。这让人不安,可是有人永远对你的需求了如指掌,毕竟也叫人宽心。

▪放风筝就是这样的,思绪随着风筝高低起伏。

▪这是唯一的机会,让我可以成为一个被注目而非仅仅被看到、被聆听而非仅仅被听到的人。

▪他的橡胶靴子踢起阵阵雪花,已经飞奔到街道的拐角处。他停下来,转身,双手放在嘴边,说:“为你,千千万万遍!”然后露出一脸哈桑式的微笑,消失在街角之后。

▪然后年老的战士会走向年轻的战士,抱着他,承认他出类拔萃。证明。获救。赎罪。然后呢?这么说吧……之后当然是永远幸福。还会有别的吗?

▪我张开嘴,几乎喊出来。如果我喊出来,我生命中剩下的光阴将会全然改观。但我没有,我只是看着,浑身麻木。

▪也许哈桑只是必须付出的代价,是我必须宰割的羔羊。

▪如果他知道,我能从他眼里看到什么呢?埋怨?耻辱?或者,愿真主制止,我最怕看到的:真诚的奉献。所有这些里,那是我最不愿看到的。

▪我想起哈桑的梦,那个我们在湖里游泳的梦。那儿没有鬼怪。他说,只有湖水。但是他错了。湖里有鬼怪,它抓住哈桑的脚踝,将他拉进暗无天日的湖底。我就是那个鬼怪。

▪我仍然感觉到他在,他就在那儿,在藤椅上那些他亲手浆洗和熨烫的衣服上,在那双摆在我门外的温暖的便鞋里面,每当我下楼吃早餐,他就在火炉里那些熊熊燃烧的木头上。无论我走到哪儿,都能看见他忠心耿耿的信号,他那该死的、毫不动摇的忠心。

▪然后哈桑捡起一个石榴。他朝我走来,将它掰开,在额头上磨碎。“那么,”他哽咽着,红色的石榴汁如同鲜血一样从他脸上滴下来。“你满意了吧?你觉得好受了吗?”

▪我只想告诉他们,我就是草丛里面的毒蛇,湖底的鬼怪。我不配他作出的牺牲,我是撒谎蛋,我是骗子,我是小偷。我几乎就要说出来。

【毛拉】 { 名 } (1) 对伊斯兰教学者的尊称。 (2) 我国新疆地区某些穆斯林对阿訇的称呼。[阿拉伯 mawla ]

(阿訇 [ā hōng],中国伊斯兰教教职称谓。波斯语音译,意为“教师”、“学者”。约自明代后期,陕西回族学者胡登洲创办经堂教育时起,穆斯林开始称教授经文的教师为阿訇,后逐渐流行。今专指由清真寺经堂大学或经学院“穿衣”毕业,具有较高宗教学识的宗教人员。)

▪我十分清楚阿富汗人的双重标准,身为男性,我占尽便宜。不是“你没见到他找她聊天吗?”而是“哇,你没看到她舍不得他离开吗?多么不知道廉耻啊!”

而这全都因为,我赢得了那场决定我性别的基因博彩。

▪他总是先看社会规范是否入情入理,才决定遵从还是拒绝。

▪我不在乎别人的过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我自己也有过去。我全都知道。

▪我几乎能感知到索拉雅子宫里的虚空,它好像是个活着的、会呼吸的东西。它渗进我们的婚姻,那虚空,渗进我们的笑声,还有我们的交欢。每当夜阑人静,我会察觉到它从索拉雅身上升起,横亘在我们之间。像新生儿那样,睡在我们中间。

▪眉毛如同小鸟张开的翅膀,鼻子的曲线像某些古代阿拉伯书籍中的字母那样优雅。

▪我将头靠在窗子上,徒劳地等着入眠。

▪然后,一具皮包骨的躯体伪装成拉辛汗,把门打开。

▪我们在失败、灾难面前屈服,将这些当成生活的实质,甚至视为必须。我们总是说,生活会继续的。

▪“我走了很久很远,来看看你是否像我梦中见到那样英俊。你是的。甚至更好看。”她拉着他的手,贴近她伤痕累累的脸庞。“朝我笑一笑,求求你。”

▪他不停地在屋里走来走去,找他的“莎莎”,但你知道,小孩就是那样,他们很快就忘了。

▪我努力想起阿里那张冰冷的脸,想真的见到他那双安详的眼睛,但时间很贪婪——有时候,它会独自吞噬所有的细节。

▪字迹整洁得近乎孩子气。

▪天色已近黄昏,他长长的身影在沙砾上来回晃动。他低声说着什么。我踏上前。千千万万遍,他低声说,为你,千千万万遍。他来回摇晃。他扬起脸,我看到上唇有道细微的疤痕。

▪战争把父亲变成阿富汗的稀缺物品。

▪告诉自己心里突然涌起的并非纯粹的赤裸裸的恐惧;告诉自己我的血肉没有突然之间压着我的骨头。

▪寿终那日,他穿着残破的衣服,染着血迹。人们对他视而不见。

▪病玉米之墙仍在那儿,然而我没有看到玉米,无论病的还是健康的。

▪前面的台阶已经倾颓。和喀布尔其他地方如此相似。

▪我嘴里涌起强烈的石榴味道。

▪热得响的烤肉

▪烤肉依然如我记忆中那般丰腴美味。

▪当罪行导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获救。

▪试图全都忘掉之外,我还做过什么?除了让自己夜不能寐之外,我还做过什么?

▪阿富汗有很多儿童,但没有童年。

▪你对那个人所做的,我很多年前就应该对他做的。

▪空调的冷风扑面而来,好像冰水泼在脸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该看哪里,所以我望着自己双手。你原来的生活,我想,也是我原来的生活。我在同一个院子玩耍。我住在同一座房子。可是那些草已经死了,我们家房子的车道上停着陌生人的吉普车,油污滴满柏油地面。我们原来的生活不见了,索拉博,原来那些人要么死了,要么正在死去。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

▪安静是祥和,是平静,是降下生命音量的旋钮。沉默是把那个按钮关掉,把它旋下,全部旋掉。索拉博的沉默既不是来自洞明世事之后的泰然自若,也并非由于他选择了默默不语来秉持自己的信念和表达抗议,而是对生活曾有过的黑暗忍气吞声地照单全收。


军服paro(……吧)

枪用了皿三昧的梗(「・ω・)「


【疯狂原始人】用他们所知道的红来描述你(咕噜家/盖)

一个未完成的14年的文档,我也想不起来本来想写的是啥了……

——


Croods/Guy

咕噜家/盖


〈一〉Gran(奶奶)

—从石上闻见了春桃的气息—


桃粉色细长绒毛下,紧致的肌肉在空气中收缩舒张,细胞(话说什么是细胞)正进行着新陈代谢,微微鼓动着。

——看起来有种想撕咬它至破碎的欲望。

未等奶奶控制口腔与舌尖发出第一个表达情感的音节,盖就奋力跳起,挥动着那细得像刚长出新芽的枝条般的胳膊,扯着嗓子怪叫。

“Belt是宠物!宠物!请不要这种眼神看它!”

粉毛的长臂树懒听罢将双手缩紧了许多,而这使得盖不得不闭上嘴全心全意缩成一团以缓解腹上传来的痛楚。

——是的,按照之前盖给的定义,那是一种你不去吃它,而是让它陪伴你一起过日子儿的生物。

——这小子说的话大概有一半都是未听过的发音。

虽然这个词语他好像是说过一次的?

Never mind.

奶奶把目光移向依旧吧唧呜啊地喧闹着的小珊。

咕噜一家人为了躲避不可抗拒的灾祸而向“明天”进发。起因是走在左前方的小伊。她正粗犷却又扭扭捏捏(没错她把这两点融合得很完美)地扭着腰跨着步频繁地撇视着盖。

噢,当然是盖。

这小子真够瘦弱的。

连坦克都能轻易用单手把他拎起来。

多年以后,面对下一代的咕噜家的孩子,Gran Crood将会回想起Guy为她缝制外衣的那个下午。


〈二〉Thunk(坦克)

—圆形容器的里盛着茶红色的土—

“别过来——!”盖退后了好几步,脸上是毫无疑问的嫌弃。

“咋?”

坦克并没有愧对他的名字,大无畏地继续向前,一把攥住盖的右手腕子,然后顺时针拗下一定角度,趁对方因疼痛而无法防备时近身,拦腰拎起,“这样你就是咱家的人了。”接着肘关节下压。

——这个句子好像有点歧义啊,啊,啊啊痛,你们家每个人都会使用这个格斗技吗!!

见盖一副质疑的样子,坦克试图从他那少得可怜的形容词词库(他真的有这种东西吗)中找到一个恰当的描述,“这是毋庸置疑的。”

盖似乎被这言简意赅的句子震慑住了,眼仁周边白得泛日光。

“哇噢……你刚才是说了个成语吗。”

“啥橙雨?”

“……”盖突然不敢抬头看那天真的眼睛。


〈三〉Eep(小伊)

—好动的湖留下了赤红得近太阳的温度—


〈四〉Ugga(巫嘎)

—温和的橙红—


〈五〉Grug(瓜哥)

—比暗红再明亮一些的思维—


〈六〉Sandy(小珊)

—并不只是原生态的橘红—

盖其实不太会和人类打交道,他在遇见这么个闹腾的家族前也遇上过些零散的游牧人。但他们的交流总是伴随着突然的静止以及那之后无止境的尴尬。游牧人的与生俱来的神秘沉默让盖无所适从。只有原野上嘹亮绵长的号角声伴着他走远,溶在地平线里。

他大概要一直一个人生活了,盖这么想着。

——噢,我当然没有忽略你,belt 。

直到那个好奇的姑娘儿使他驻留。

这群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蛮横的原始行为栓住了他,接纳了他,让他不再想起那浩瀚无垠的夜晚中忽明忽暗的火苗。


〈七〉手里是张门票。

眼前是造型夸张的博物馆。

干瘦而又精神的导游用明快的笑容将我拉了进去,这是原始时代的展览。内容并没有想象中的灰暗与晦涩,而是些普通的面具、石印和皮革。

这件的皮衣经过数千年的土壤的吞咽,已无法辨识出它曾经的艳丽。它应是什么颜色呢?

看着,看着,衣裳下摆的尾尖似乎缓慢地长出了绒毛。它们螺旋地生长,开了满柜的花。

在碎光吞噬洞穴之后,在喧闹跃至明天之前。

隔着玻璃,我好像闻见了,甜稠的,春桃的气息。


end


热爱锻炼、运动以及奔跑的(大概真的属于单细胞生物的)身体倍儿棒的咕噜一家人 与 生活技能树开得尽态极妍的盖小伙儿

大概是因为在智商上找不到优越感而失落吧。

【沉睡魔咒】窗里窗外(国王x乌鸦)

在邮箱记事本里翻到了14年的文档……

——

警告:胡乱拉郎。

内容梗概:“你该不会就是那只‘在我结婚典礼上胡闹的乌鸦’吧?”


农人砍下怪物的翅膀,将它献给年迈的国王,理所应当地成为了王国的继承者。

为了庆祝新国王的继位,贵族们谋划了一个工程浩大的庆典:建造一个永不停止流动的果酒河。

工人在三天之内开凿了个大得像是能覆盖整个城堡的翅膀状的喷泉,在里面填满了果酒。

一时间酒香肆四溢,连土地另一边的精灵都闻见了。


Maleficent解救被网住的乌鸦时说过,你将成为我的翅膀。

于是合格的翅膀同志抖了抖羽毛,朝着香气的源头飞去。


城堡里像是能感染任何人的欢笑声盘旋向上,而堡顶的国王却只是呆坐在窗前。

正方形的窗口没有框住任何一颗星星。 他终于得到了他想拥有的,尽管为此他失去了来自精灵的爱意。

他清楚地知道她对他抱有一份纯粹的喜爱,在那个带着锈味的指环在空中旋转时就已了然于心。

所以当他站在他们曾经接吻的树下呼喊精灵的名字时,愧疚和恐惧几乎要压过了一切。

可只是几乎。现在的他必须抓住一切机遇。儿时的记忆使他扔掉了能砍下头颅的匕首,可对未来的期许又使他捡起它。他做出了一个不违背自己的心的决定——砍下她的翅膀。


窗户上跃动着的阴影遮住了月光,是一只乌鸦。


新国王打开窗子,试图驱赶那块黑色。可恼人的乌鸦却趁此机会钻进了卧室。黑色的鸟类停在了床边的装饰架上,微微侧头,像是在好奇地盯着他。

 “走开!”国王朝它甩手。他就像是个一惊一乍的羽毛过敏者。

而乌鸦舒张了下羽翼,却只是改变了站立姿势,依旧停在镂空的雕花工艺品上。


这举动毫无疑问地冒犯了这位新上任的国王,于是国王和这只小小的乌鸦呕起气来。他抓起手边的香炉朝它扔去,不意外地,乌鸦轻松躲过去并在空中得意回旋。

散落的香料的气味暂时性地盖住了城堡内挥之不去的酒香。


烛台倒下,同时给予了银色甲胄一个自由落体的动力,铁与铁之间摩擦出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头盔以一个奇异的弧度扣住了有些发懵的乌鸦。


啊?真的是扣住了?


国王的动作突然顿住,悠地盯起四散在地毯上的干枯的花瓣,或者是叶子?这干燥的颜色实在是让人无法辨别它们是哪个类别,也许他应该试着叫人把干花染成它原本的颜色。噢,这注意真是太妙了。他不是个暴躁无脑的家伙,也许只是因为几天酒气太过醉人,神智有些混乱吧。


房间安静得可以,刚才金属们剧烈碰撞声已荡然无存。


乌鸦尝试着撞翻它,但给他回应的却只有强烈的灼感,他不禁咒骂起来。

任何一个鸟类都不喜欢狭小的空间,更何况是强迫性的禁闭。它试图再次强行冲撞,但在触碰到冰冷的铁质品时脑中只有自己身处熊熊烈火之中的恐惧。


头盔虽重,但不至于能完全禁锢住一直成年的鸟类。

国王意识到,这只乌鸦被这个纯铁制成的盔甲囚禁住了。


这意味着它来自魔法森林。


本来一脸嘲讽的乌鸦却被误打误撞的地困在了头盔里。想到这,年轻的国王不禁笑出声来,看你还神气什么。然后颓然坐下,伸手敲了敲头盔上花纹最繁琐的位置。


那一敲击像是触发了什么神秘魔法。


乌鸦想起来他法力无边的主人似乎是给他施加过应激性的咒语,于是他不得不感谢起那位有前瞻性的女性,让他脱离这困境。


上一次的变身咒语使得他从一只羽毛饱满的美丽乌鸦变成了一只脏兮兮的全裸的落魄人类。而这次Maleficent似乎接受了它的变形全裸窘迫论(我才不会以这种体毛不足以覆盖自身的躯体行动),它或者应该说他现在穿着符合那位傲慢者品位的花纹繁华的墨绿色绸缎衬衫和紧紧地贴着他的每一寸皮肤的骚包皮裤。

当人类果然好麻烦。


也许是对魔法的好奇,国王朝眼前这个乱糟糟的看上去在状况外的人型乌鸦伸出手,戳了一下。


完了,要成为下酒的烤串了,而且他现在变成了体积比鸟大得多人类,可以填饱不止一个人的肚子。

乌鸦面如死灰地想着。


快乐傻白甜甜甜甜(*'▽'*)♪


——

画完分镜了,不出意外的话后面应该还有两条

爱好:画美女

p2 原图

p3 5分钟画手问卷

p4 问卷原图

Q:老师!看您画的月L,我的动作就一直为“点开,保存,下一个,点开,保存…”的无限循环

哈哈哈谢谢喜欢(?)我画的时候也是,点开线稿,油漆桶,保存,点开下一张线稿hhhh……

我又来代餐了(

一个没有小本子相遇

——

原梗 

LCW小说迫真寡妇文学

乔(nv)装是侦探的必备技能


手套项圈太劲了

下一页 »

© TNOTSS

Powered by LOFTER